《今日關註代償》2013年11月5日完成台本
  使館驚現“白盒子”網站優化 美國“特等艙”瞄準亞太
  美國駐多個國家大使館的屋頂驚現“白盒子”,是否為監控設施,記者親自走訪,美國聯手澳大利亞啟動“特等艙”情報系統,通過澳大利亞在亞太的使館進汽車貸款行監聽,連盟友日韓也未能幸免,美國監聽醜聞還有多少黑幕可以曝光?
  稍候請看《今日關票貼註》。
  主持人
  魯健:
  觀眾朋友汽車借款大家好,《今日關註》正在直播。
  美國駐多個國家使館的樓頂驚現“白盒子”,被認為可能是用於監聽的設備,本臺記者實地走訪了美國駐瑞典的大使館,發現樓頂確實有這樣一個神秘的設備,這個設備真的是美國用來監聽和搜集情報的嗎?另外美國和四個國家,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簽署了“五隻眼”情報共享協議,彼此承諾互相不監聽對方。但是並不包括美國在東亞的盟友日本和韓國,而且美國和澳大利亞還聯手啟動的“特等艙”情報系統,利用澳大利亞在亞太的使館對亞太進行監聽,日本和韓國也是監聽的重點對象。美國的監聽醜聞到底還有多少黑幕可以曝光?我們今天請兩位嘉賓就此進行分析評論。一位嘉賓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阮宗澤先生,你好。還有一位嘉賓是本臺特約評論員李莉女士,你好。歡迎兩位。
  在節目開始我們請觀眾朋友和兩位嘉賓通過短片瞭解一下相關背景。
  今日關註:斯諾登曝美國安局將中日韓列入“重點監聽國家”
  解說:
  日本《朝日新聞》和韓聯社11月5日報道,據美國"棱鏡門"事件泄密人斯諾登提供的2007年版文件顯示,美國國安局指定了16個領域作為"優先度最高監聽領域",中國、日本和韓國均被列入"重點監聽國家"。
  報道稱,根據斯諾登披露的美國國安局(NSA)絕密文件,美國國安局對包括日本和韓國大使館在內的38個駐美大使館及代表處實施了監聽。
  日本作為"重點監聽國家",主要被監聽的領域包括"新興戰略科學技術"、"外交政策"和"經濟的安定與影響"。針對《紐約時報》的報道,日本政府計劃向美國政府發出照會,確認事實,並將尋求對策。
  韓國政府已通過外交渠道向美方表示了憂慮,並要求美方對此做出詳細解釋。韓國政府要求美方就撰寫這份文件的背景做出相應解釋,並希望美方在採取進一步措施時通報韓方。
  主持人:
  我們看到美國的“監聽門”黑幕是越挖越多,現在範圍也是越來越大,而且據最新的斯諾登爆料美國國安局指定“有限度最高監聽領域”,中國、日本、韓國都是都是重點監聽國家。中國不說了,但是日本和韓國作為美國在東亞的盟友,為什麼也會被列為它的重點的監聽國家呢?
  阮宗澤:
  實際上這說明美國對它的盟友包括日本、韓國並不放心,而且非常關註它們的動向。根據最近《紐約時報》網站披露出來的消息,也就是斯諾登他爆料出來的一個比較重磅的消息,國安局有一個“戰略任務清單”,在“戰略任務清單”當中列了16項它要跟蹤要監聽的內容,而其中還包括一些國家,我們看到日本和韓國都在重點監聽的名單當中。而且我們看它監聽的內容也挺有意思,監聽內容是特別重視科技方面的發展,還有一個外交動向,還有一個是經濟安全像這些東西,所以我們看到日本它自己覺得頭兩天,當10月底爆料出來說美國監聽歐洲的時候,日本說“我沒事,美國不會竊聽我”,然後急忙摘清這個關係,現在這個爆料出來,我覺得正好給日本確實是一個當頭棒,日本以為自己是美國一個貼心豆瓣,而且認為是核心圈,但事實上暴露出來你根本不是,美國對你的一舉一動是非常的不放心,而且這種監聽一看就是潛伏了很多年。我覺得這個就是對美日之間反映它們真正的一個狀態,這個狀態就是貌合神離。
  主持人:
  對韓國也是這樣嗎?
  阮宗澤:
  韓國當然也是這樣,其實它對韓國也是不放心的。因為韓國雖然它也是它的盟友,但是說實話,韓國一定意義上它追求某種獨立性,比如說它要求跟美國達成協議,要收回戰時指揮權,像這樣一些要求,美國其實嘴上不願講,但是從心裡還是比較抵觸。因為你好像要失去我的掌控。對日本更是這樣,所以我們看到現在實際上美國對日本和韓國一方面從口頭上高獲取好處,我支持你承擔更大的作用,但是從內心裡實際上還是緊緊的看住它們,生怕它們掙脫美國的繩索。
  主持人:
  我們看到美國這樣的監聽行為,包括使用的範圍越來越大,而且這種監聽行為確實是非常的齷齪,在很多的國家大使館樓頂上設立這樣的監聽設備。很多媒體也報道說,很多使館上面有“白盒子”,就猜測,我們的記者也專門去了美國駐瑞典的大使館,發現樓頂確實有這樣一個神秘的裝置。現在也有一些分析說,其實就是美國以駐外使館作為一個基地,然後設立監聽站,主要是對這些國家高官的通訊信息進行竊聽,您覺得這種可能性大嗎?
  本臺特約評論員
  李莉:
  應該說現在是有明確證據可以證明的,比如說除了剛纔他在瑞典看到的,此外在我們駐華使館的樓頂上,包括德國的使館,實際上都有這種方形的這樣一個建築物,如果不仔細看的話你會覺得它是個附加建築,就像一般的好像樓頂多出那麼一間執勤用的房子一樣。但實際上現在分析起來,它裡面肯定是一個透波材料,它的材料非常輕薄,很多的雷達波包括監聽的聲波都是可以透過這個材料進入到裡面的監聽設備的。所以現在德國它對使館做了一個測試,就是本身監聽裝置它的功率是非常大的,在報出這個“百盒子”以後,它專門對樓頂的溫度做個一個測量,就在沒有報出之前,樓頂溫度顯示非常高了說明什麼呢?說明當時監聽設備在開機,所以它的熱量、溫度都比較高,後來德國一旦把這個消息披露了以後,馬上樓頂的溫度就降低了,通過紅外視頻,包括紅外的圖象是很容易辨識的,所以通過這樣一個技術細節我們可以斷定本身在這樣所謂的“白盒子”裡面,它肯定是有大功率的發射設備或者是監聽設備。另外它還有一些其它的一些東西,就是說它不一定非要通過這樣一個凸出來的這樣一個建築物,它還通過什麼呢?就是樓頂平層,它可能在樓頂最板層的一個地方,有些吸波材料和透薄材料,會發現它上面是凹凸不平的,就是它不是一般的比如磚頭或者建築鋼筋水泥都不是,它是一些凹凸不平的材料,就像玻璃的凹痕一樣,它這樣的話也是能吸波透薄的,所以它在最高層的頂部,很可能也有相當大面積的監聽這樣一個裝置。現在如果我們要看一下,比如說美國駐德國的使館和英國駐德國的使館,它們兩個距離又很近,相當於彼此相隔150米,而且對對方比對德國議會的距離很近,對默克爾的辦公室都很近,所以像這樣大功率的同時發送同時接受,把對方所有的手機信號,通訊信號,所有的相關的信號完全可以全部獲得,所以從技術實現來講完全具備這個條件的。
  主持人:
  關鍵我們看到報道說美國類似監聽這樣遍及全球大約80個地點,其中歐洲就占據了19個,這說明什麼呢?對歐洲的很多伙伴也不放心嗎?
  阮宗澤:
  那當然,美國肯定是不放心,所以這就是美國今天獨特的地位,它一方面它非常強大,但是是一種孤獨的操作大國,有人寫過這樣的文章說它很孤獨,為什麼孤獨?它缺乏這種安全感,所以它對人人都是一個防備,它對所有的人都是防備,它搞了“五隻眼”這個計劃,這個“五隻眼”是不是就是那麼的安全,比如說“攻守協議”。
  主持人:
  它已經是超級大國了,實力已經是一家獨大了還對別人有什麼不放心的?
  阮宗澤:
  我覺得這是兩個方面,一個它確實是對自己安全的缺失,由於它太強太大,所以它是一個目標,很顯然就是一個最大的目標,所以它實際上是非常擔心別人對它造成任何傷害。另外一個由於它很強大,由於它又有這麼先進的技術,由於它有這麼多的資源和條件,所以它可以恨不得把所有的人都放在它的眼皮底下,這樣它才踏實,才放心。包括盟友,盟友其實說老實話,美國的盟友也分三六九等,別以為面上都對它笑嘻嘻的,但實際上可能後頭都在打一些歪主意,這時候美國也會通過監聽,通過情報收集來判斷你對我是不是誠心誠意還是三心二意。
  主持人:
  關鍵美國在這麼多國家,如果說這個“白盒子”確實被證明就是監聽設備和情報搜集設備的話,那麼在大使館樓頂安裝這個設備,作為這些國家來講,有什麼辦法呢?
  李莉:
  應該說我們知道有一個專門維也納的外交公約,對這種行為有約束的,但是確實有很大的漏洞。因為什麼?現在我們會發現它這些監聽設備本身有的時候是無人職守的,比如現在暴露出來像奧地利專門它有一個叫維也納及其附件這是代碼,這個代號說明什麼意思呢?就是在維也納這樣一個監聽設施是不需要有人去職守的,它是可以遙控的,這樣的話,事實上對方根本發現不了,它長期不間斷的工作,當地人根本發現不了。此外像這樣一些設施它有的時候可以採用非常少的一部分人,就涉及到核心機密的一些人,比如說外交官,外交身份的這些人,他本身有豁免權,別人對他又不會引起高度關註,他在某一段時期的某一個結點去維護一下,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主持人:
  就是如果證明瞭確實是情報搜集系統或監聽設備的話,這些國家可以勒令美國拆除嗎?
  李莉:
  現在它必須要面對這樣一個態勢啊,它現在一共按照美國一個高級情報分析師講,目前的美國在全球260多個使館里都有這種監聽設施,其中80多個使館都參與直接的所謂的F6計劃,這個F6計劃就是利用駐外使館進行全面竊聽,現在所有被曝光的這些東西肯定當事國是不乾的。首先上面附加建築肯定要拆除,拆除以後肯定相關的監聽設備要拿走,這個呢我覺得首先就是對目前美國所謂的龐大的全球的這樣一個監聽計劃,首先就是一個直接的打擊,後續涉及到對美國的直接的互聯網碎片化,以前美國是統管整個互聯網管理權,現在很多國家對它不信任以後,恐怕又會把它剝離出來,剝離出來以後相對它就會出現以後一統天下的局面可能不在了。我們所有的國家,我們如果有其它的迂迴途徑,我可能不走你這個大箱跨彈箱的電纜了,我可能走一些其它的電信公司,這樣的話,對於美國來講也是一個現實的挑戰。
  主持人:
  最主要的是對美國軟實力的形象的打擊,而且我們看到美國其實好像也不是對所有的盟友不放心。因為它還和四個國家簽署了“五隻眼”情報共享協議,這四個國家是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和這四個國家它是承諾相互不進行監聽的。但是美國和澳大利亞還聯手啟動了一個“特等艙”的情報系統,不僅僅是利用美國的駐外使館,還利用澳大利亞在亞太的使館對亞太國家進行監聽,這方面我們也通過短片瞭解一下。
  新聞背景:“五隻眼”情報共享
  “特等艙”監控亞太
  解說:
  斯諾登的爆料如不斷涌來的潮水。4號,以色列《耶路撒冷郵報》報道稱,斯諾登最新披露的文件顯示,以色列多個軍方項目也是美國國家安全局的重要監視目標。儘管國安局和以色列軍方情報機構存在合作關係,但美方卻在監視以色列的無人機動向以及“黑麻雀”導彈系統等。以色列專家分析認為,同美國的其他盟國相比,以色列的“自由度”更高,華盛頓絕不想因為以色列突然發動單邊軍事行動而措手不及。”
  “竊聽醜聞”不僅暴露的是美國與盟友之間鏡面上的一道劃痕,還讓世界看到了出美國對待不同盟友親疏有別。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國家安全局將美盟友分成三六九等,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被美國視為可信任度最高的國家,因而與他們簽署了“五隻眼”的情報共享協議,約定不對彼此進行監聽,但其他盟友則難以享受這種“待遇”。
  美國的這種做法讓德國感到很受傷。德國媒體報道稱,奧巴馬今年六月時才在布蘭登堡演講,大談德國與美國的傳統友誼,然而幾百公裡外,就是持續在秘密監聽的美國大使館,這叫德國人無法再信任美國,更讓美國的盟友恍然大悟:這年頭,當美國的敵人要比當美國的朋友容易得多。
  主持人:
  剛纔說美國在260多個使領館進行安裝監聽設備,但是我們從這個短片看到他好像不是說所有的國家都進行監聽,還是有四個國家好像覺得比較特殊的,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這是不是意味著美國還要給他們劃分等級,然後覺得這四個國家是他最為可信的?
  阮宗澤:
  對肯定是,美國是劃分有一個等級。那麼這四個國家加上美國所以組成一個“五隻眼聯盟,他們有個攻守同盟,有個君子協定,君子協定就是說,第一我們相互不竊聽對方,而且還有一個可以更多的情報分享,我想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實際上美國他還是試圖要利用他的盟國,和他關係很好的盟國去竊聽別人。比如說澳大利亞,現在爆料出來澳大利亞其實作了很多事情,見不得人的事,最近爆料出來之後,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其他國家都對澳大利亞非常的憤怒,你幫著美國張目。
  主持人:
  就是這個“特征艙”情報,澳大利亞在亞太這些國家的。
  阮宗澤:
  這樣它就更隱蔽,因為對美國的目標是非常的明確,如果他是澳大利亞或者他通過盟國去做,他就更加的隱蔽,而且不容易被髮現,但是我覺得也再一次反映出來美國和他的盟友關係也確實是錯綜複雜的。其實相互都在提防對方。
  主持人:
  那我們知道現在大量的情報90%都是美國的NSA(國家安全局)來提供的。這些大量情報是不是都是從使館屋頂的“白盒子”也好,或者說和澳大利亞啟動的特等艙情報系統也好,來搜集來的?
  李莉:
  應該說和盟國的之間建立這樣一個情報共享的機制,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叫做:“關鍵的密碼計劃”(英語),這是他的核心計劃。但是他有其他的一些計劃,你比如說美國很多知名的一些網站,一些電信公司參與到了這個計劃當中。現在白宮他專門有一個數據,就是每天白宮的簡90%來自美國國家安全局它所搜集的,微軟、雅虎還有谷歌,這三家情報占到98%,你就可見它實際上是主要利用在國內的電信雲商,運用他們本身的便利來進行的。但是這裡面他涉及到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就是說這些運營商他和美國政府的合作是局部的(就是有限合作),它不是把所有自己的商業機密,運營所有的核心機密都要和美國政府共享。但是現在美國實際上超越了最先雙方協定的邊界,我們看到最新的一個消息是說,現在雅虎它執行總裁,他要求控告不僅是奧巴馬,還要控告美國安全局,控告美國國會議員,就你超越了最先雙方的協定,他現在不僅是從他這上用數據,他甚至監控雅虎和谷歌之間雙方的信息交流,就把原來本身沒有界定的範圍都滲透進去了,所以它就涉及到非常的敏感的很多的問題,那麼就是超出了最先邊界。因此我覺得美國目前它一方面是利用多個盟國,它不僅是“五隻眼”,它還有“九隻眼”,還有“十四隻眼”,它就是越來越包越多,很多的東西都在滾動在這裡面。
  主持人:
  關鍵這“五隻眼”它就完全放心嗎?比如說會不會有一天突然又再有新的爆料,發現美國對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也不放過,可能也有這種監聽,您覺得有這種可能性嗎?
  李莉:
  我覺得現在它是這樣,就說客觀上美國當然有。你比如說我們看到它跨大西洋海底電纜,大量的電纜,特別是寬帶部分,他是過境美國的,這是沒有問題的,你比如說歐洲到美國,包括亞太到美國,那麼此外比如拉美到美國,他寬帶占到非常可以說全球95%左右的寬帶都是往這方向流的,所以美國具備截獲的基本條件。但是光靠它自己它是完不成這樣一個全球監聽的任務的,所以他需要利用鐵桿盟友。那麼在1946年的時候,這五個國家就簽訂了一個情報共享機制,從二戰結束以後到現在,應該說這個機制他一直是存在的,所以我覺得在目前的框架下,美國和這五個國家之間,就美國和四個國家之間他們五國之間的情報共享,應該說具備相對可能還是有一定安全的邊界,原因就是互相之間他是共享信息。那麼不僅美國從澳大利亞方面,比如說我們舉個例子他能夠拿到信息,澳大利亞同樣和美國也在共享信息,所以在這裡面他們風險相對比較小,但是確實不排除這種情況,比如說美國有沒有可能對澳大利亞也不放心,部分有所保留只是現在沒有暴露,我覺得這個恐怕也是有的。斯諾登你看他現在手裡的新聞,或者這個爆料誰能想到,他下步會爆出什麼樣的消息呢。
  主持人:
  如果要這樣猛料爆出來的話,那真的是美國道義形象的坍塌。11月3號,
  德國的《明鏡周刊》刊登了斯諾登的一封公開信,指責美國國家安全局和英國政府的通訊總部是“最惡劣的侵犯者”。這方面我們也通過短片來瞭解一下。
  新聞背景:被批“最惡劣的侵犯者” 美國還能沉默多久?
  解說:
  斯諾登在信中披露,美國政府試圖通過強硬手段“鎮壓”一切有關其監視項目的爭論,包括威脅新聞工作者以及將刊登相關監聽項目的細節內容視為犯罪行為,這種做法是“前所未有的政治迫害”。
  斯諾登的做法令美國大為惱火。美國合眾國際社4號稱,一位白宮高級顧問日前表示,在如何處理斯諾登的問題上,美國絕不會心慈手軟。
  然而,處在這場外交風暴的中心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卻一直在保持著沉默,沒有解釋,更沒有道歉。不過,路透社10月31號援引一位奧巴馬政府高級官員的話報道稱,奧巴馬已經下令國安局停止監聽位於首都華盛頓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總部。
  此外,美國國務卿克裡4號開始訪問波蘭,這是美國對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國領導人和民眾進行監聽的醜聞曝光後,美國高級別官員首次出訪歐洲,隨後,克裡還將繼續前往同樣被美國監聽的盟友以色列。有媒體分析稱,克裡有望就美國監聽事件做出解釋。
  主持人:
  所以確實沒有想到斯諾登的手上有連續的猛料不斷的爆出來,先是對默克爾進行監聽,然後對日韓這樣的盟友也不放過。那是不是意味著斯諾登的手上可能還有不少這樣的猛料在?
  阮宗澤:
  這個肯定還有,而且什麼時候出來,下一步出來什麼樣的內容,我估計也還取決於當時一種特定的環節。那麼最近我們看到,從實際上這種“竊聽門”已經燃燒了幾乎整個全球,從歐洲、拉美、亞洲,我想這樣實際上反映出來就是,美國它的手掌和它的手,它的眼可以說是遍佈全球。當然除了一個剛纔我們講到的比如說通過“白盒子”,通過其他的竊取大數據的手段,其實美國還要再天上都有很多數據,它的衛星技術,可以說他組成了一個龐大的數據庫。那麼現在實際上對美國也造成了壓力,而且它自己也感到壓力,所以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全球都軒起一種這種反騎兵的這樣一種浪潮,不管是它的伙伴,還是它的盟友,或者還是它潛在的對手,所以美國現在開始試圖要滅火,試圖要安撫盟友,但是我覺得他態度挺好,但可能就是不改。
  主持人:
  他的安撫我們看到奧巴馬好像還沒有一個嚴肅的表態,克裡出來說是美國將保證這種情況不再發生,但是他又解釋說,監聽活動是美國需要掌握恐怖主義活動的動向,依然是以反恐作為藉口,您覺得這藉口能夠站得住腳嗎?
  阮宗澤:
  其實歐洲已經有輿論提出來說你夠了,你這種言論已經非常的蒼白,你以反恐的名義,實際上損害了歐洲盟友的安全和他的切身利益,我覺得是要在用陳詞濫調已經不足以去說服別人,而且只能說讓你自己感到美國的安撫是不誠實的,而且他又不打算去做大的調整。當然這樣越來越燃燒的大火,或者壓力,美國也對他的“監聽”事件,或者作為一種調整,那麼現在他作為一種評估,那估計可能在今年年底能出現一個初步的評估結果。那麼當然結果它可能會作為一些姿態上的調整,但是你要希望像美國要放棄,或者要殺手不做監聽,我覺得這是做不到。
  主持人:
  而且我們看到,美國的情報機構還被爆出來是在監聽全世界35名國際政要的電話,這種行為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行為?
  李莉:
  應該說這和美國一貫所標榜的,作為民主人權的形象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現在他不僅是35個國家政要,如果我們在放大數字,它是對三億多人進行全篇後時時的監控,所以這裡面它涉及到很多高端的技術,我們可以把它表述下來叫做搜集一切,分析一切,就他有龐大的超級數據庫做支撐,所以他為什麼能夠連續監控這麼多的政要,他是對他所有的信息進行記錄,記錄完了以後核心數據他可能存最多是30天的時間,那麼一般的信息可能3-5天,他就替換了,清除了,然後不斷的對裡面所有的核心、敏感的一些詞彙,進行搜集,反覆比對、分析。那麼這樣的話幾乎每個人都沒有秘密可言,如果說在放大到為了所謂的,美國人所講的300個恐怖份子你監聽3億多人所有的通信電話,你所有的日常生活全部在美國的掌控之下,沒有任何陰私可言,所以我說這種他不僅涉及到每個公民的陰私,他更涉及到每個國家的信息安全。那從這方面角度來講,那你說美國他現在所講的,比如說現在他的那些超級計算機技術,包括一些最新的信息技術,實際上只是為美國的國家利益在服務,根本不說從全球其他國家利益來考慮。
  主持人:
  就是很多國家的高官,包括一些通訊可能全部在他的監聽之內。我們看到英國《衛報》有篇文章,說“監聽”事件是美國日益虛弱的象徵,這篇文章也談到說,看上去華盛頓似乎在不顧一切的確保美國帝國的權利。你怎麼看?
  阮宗澤:
  我覺得這反映出來美國的不安全感是在增加,而不是越來越覺得安全,那麼當然“恐怖事件”是一個。其實美國現在的很多做法越來越引起很多國家的反感,或者是批評的話,其實美國的不安全來不是來自於他本身力量有多強,而是來自於它的政策,比如說這種監聽暴露出來了之後,這種對盟友的極度的不信任,而且背後去窺探。
  主持人:
  這種不安全感好像不是一種對恐怖主義的不安全感,好像表現在對自己大國地位衰落的一種不安全感。
  阮宗澤:
  他總覺得可能別人要算計他,那麼他的這種不安全感,就化作他要利用所有的一切手段,去瞭解別人怎麼看他,怎麼評價他。那麼從這個角度講,他雖然是最強的國家,但是它的不安全感也是非常強的。
  主持人:
  這種監聽範圍的擴大,包括通過澳大利亞也進行監聽,那麼會不會引起諸多盟友對他的群起攻之?
  李莉:
  現在已經看的非常明顯,而且美國這種非常不道德的監聽行為,他更多的暴露才是美國的高技術的侵犯,對於其他一些主權的無視。
  主持人:
  那麼其他國家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李莉:
  我覺得下一步肯定越來越多國家認識到這個問題以後,恐怕美國會面臨非常尷尬的境地。
  主持人:
  非常感謝兩位嘉賓今天作客《今日關註》演播室,也謝謝觀眾朋友收看,明天同一時間再會。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qw68qwpud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